朔日鬼

未必主攻,但自家男神不能受!(其实也不完全那么绝对啦毕竟还是个杂食
邪帝叶神耀君三大本命。
瑟大王叉教授基妹伏迪莫娘人间绝色。
初升高狗。阴阳师已A。
随便叫什么都行,阿北是小名啦。
朔者,北也。鬼者,邪也。所谓朔日鬼……【诶嘿嘿

搬梗搬得心累所以我个智障平时为什么要打在手机备忘录里不直接发出来……呼明晚继续好了x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又要对莫娘小甜心下手了

没错莫娘就是那个gay里gay气的小白脸
就是想写伪不良男神·女主x心机小白莲·男主

*女主她还有个苏炸天的哥哥,本名Tom Marvolo Riddle艺名Lord Voldemort你知道的
*Charlotte和Sherlock的发音只有尾音不同
*魔法界的设定是大隐隐于市,老汤姆就是劳德和女主的爹仍然只是个一无所知的麻瓜,四巨头明面上的身份是大贵族,霍格沃茨和MI6联合招生

桃李芬芳的威斯敏斯特中学,Charlotte Riddle作为一棵杂草背靠家世茂茂盛盛地生长。
架不住她皮相实在俊秀,待人行事自有一套潇洒温存,勾得全校上上下下的雌性生物都倾了心去。
……两年以后,Charlotte看上了那个从外校考进来gay里gay气的小白脸。

From thine eyes my knowledge I derive

短篇,随手嫖个莫娘诶嘿嘿。
其实还是有卷福支线的【你滚

Part 1
嘈杂的短音密密麻麻地渗入鼓膜,像从足尖旋起的紧凑的舞步,轻快地奇诡。我尝试去辨认那种音色,是的,某种键盘乐器的音响效果——极大可能是钢琴。旋律?也许这破曲子根本谈不上什么旋律……不过我到底听出来了那些轻快旋舞的短音符如何乖戾地反复。我是说,在海马体或许经受重创的情况下,旋律仅仅代表了一段无谓的周期罢了。毫无意义。毫无意义。
将视线抬高以扩充必要的警戒视野,我看到远处大厦外贴的玻璃砖,一半淹没在暗沉的阴影里而另一半白得灼眼。光亮,一大团光亮在迅速坠落,被坠落的气流分割变小,颜色也一点一点、一层一层被涂深了。我仍不能敏感地对这些颜色给予部分必要的反射,不过它们被拘在正当的圆形轮廓中,看起来的确标准地漂亮。
然后那团光亮落到大厦顶上,甚至还在继续下坠。
我想它一定是跌碎了,在我无法窥探的地方。
猛然惊醒。街道上的人群是河川,卷挟着嬉笑怒骂声流动,竟无一目光凝聚在我。于是模糊的面目们之中连人口发出的声音也机械麻木得很了。
我探究地迎上其中一个。他的眼睛,眸子,瞳仁,随便叫做什么都好塑料珠子一样在眼眶里泛着些微光泽的玩意儿,那里面的东西,是憎厌还是恐惧?
——他穿透了我的躯体。
他消失了。
Part 2
我听见两个人声,男人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含混,灌进耳中的感觉像牛奶灌进瓦罐,有效舒缓了仍在不停休遭钢琴曲折磨的耳蜗。他们唇舌的兵卒使用英文为枪剑交战,声音含混的那个,哦,还带着点迷人的上扬调——应该是爱尔兰口音。
这感觉真是该死地棒。
可是他们是谁?那钢琴曲的来源又是什么?
Part 3
吉姆·莫里亚蒂,犯罪界的拿破仑,已为自己的宿敌一手构造好了算不上多宏大的精密计划,其中必要的有一首巴赫的第一帕蒂塔组曲和小吉姆的死亡,就那样拉开枪栓,“Boom”的一下,小吉姆可以痛痛快快去睡个安稳觉了,而咨询侦探的反应想必会很精彩。
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段他即兴编造的“万能代码”好像真的能用?
Sh*t!难道在他以前就没有人,噢,就没有金鱼考虑过把这首曲子转化成数字代码吗?!
小吉姆鼓起两腮,旋即又挤出一个皱巴巴的笑容,当然比起他亲爱的宿敌那张大长脸布满褶子的样子可是要好太多了。如此一来,他大概暂时没必要再实施自己一次性的可爱小计划。虽然万能代码掌握到手是挺无趣,不过在他无趣之前,好好研究研究这个不在计划内的产品倒也能为他带来不少新鲜的乐子呢。
他愉快地眨了眨自己介乎墨黑与焦糖颜色之间的明亮大眼睛,低下头去给了手中的曲谱一个吻。
Part 4
我发觉我在受某件东西的控制。说不上多糟,只是不太爽快。
我决定跟TA合作,摆脱这荒诞的世界,不行另说。
前提是我得将TA揪出来。
对就这么点惊不惊喜?
梗是神夏S203里莫娘编出来的万能代码能用了。还有拟人梗和双向次元壁梗什么的。
结局当然还是传统的HE、NE和BE啦。
HE:莫娘爱上女主,女主脱离二进制世界跟莫娘逍遥而去,这里没有卷福戏份。
NE:莫娘和女主成为好友,一辈子隔着次元壁聊天,卷福申请三人行【别污】未果。
BE:莫娘没有爱上女主玩腻了就照原计划死了,大难不死的卷福某日又发现了女主的存在……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反正我都不会写的死心吧哈哈哈。
本文标题出自莎士比亚写给基友的十四行诗,意为:(我懂得占星术,)从你眼睛里引出知识。

未毁容贱贱的作死日常

希望至少能有那么一个你,拥有肆意幸福的权利。

我……你问我啊。
我是亿万世界的Deadpool里最不幸的那个,大概。
没交上女朋友,弄丢了充气娃娃,还没来得及见到据说其余每个世界的我都爱慕过的死亡女神,稀里糊涂就被某个次元的灭霸给画圈圈诅咒了。
那个傻叉蓝皮怪,诅咒错人居然不知道赔偿!收回诅咒就算了啊哈哈,至少得赔一大笔钱吧喂?
那什么狗屁X武器计划的专家看到哥带着扩散到全身的癌细胞还能活蹦乱跳时的脸色可真精彩。
对了,鉴于我因此机智地在那狗屁计划里什么都答应改装了就是没往脸上开再生能力的挂,所以打我的时候千万别打脸唷!亿万世界的Deadpool里能有哥这么一根独苗把自己英俊潇洒的小脸蛋儿保存下来也蛮不容易的,可别再留点疤。
最好还是叫我韦德吧,啊哈哈。毕竟我连人家死亡女神的面都没见过,万一不符合这个时空我的审美咋办……?
何况我还是觉得自己的本名悦耳动听极了。
比一个笼统痛苦的代号好听得多嘛。
说了多少遍了这个时空我的人设是不喜欢死亡女神怎么就没人信呢!

April and Silence

补觉时做的梦,扩写成梗,超甜超苏啊啊啊我久违的少女心【滚来滚去】要从莫娘的墙头爬到卷福那边去了呜哇

主神夏。初始目的是嫖卷福,但说不定真的会写成父女亲情向【。】
【高亮】卷福严重OOC,女主原创非穿越人设又苏又帅。
年龄操作,20岁年龄差,卷福照顾过小时候的女主ww
脱离顶级豪门家族的非婚生大小姐VS潜入高等学院侦查破案的客座教授
原创剧情,收养梗,轻微洛丽塔AU和师生play。
标题来自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同名诗,普译《四月与沉默》。

一句话简介:
报复心理的表白被发了女儿卡。

以下女主人设,待补:
April Stephanie de Rothschild
阿普丽尔·史蒂梵涅·德·罗斯柴尔德
出生日期2003.4.23
金牛座
黑色偏深灰直短发,钴蓝色眼
父亲大卫·雷恩·德·罗斯柴尔德(真实存在的不过没找到外文),法籍犹太人
母亲Yvette de Lorraine伊薇特·德·洛林(我编的),法国人,早逝
自幼罹患超忆症
13岁就读牛津PPE专业
(超忆症这东西很苏也很可怕啊……估计这篇结局会是女主英年早逝吧【并不是
网上关于这个病症的资料太少,且大多自相矛盾,所以作者我就随便瞎写啦要开挂就开大的嘛:D)

时间轴:
2003.4.23 出生
2003.7.14 母亲车祸死亡,受刺激罹患超忆症,被罗斯柴尔德家族接回
2006.9.1 入学布斯巴顿魔法学校
2007.9.1 入学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
2008.1.11 圣诞假结束,入学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分入斯莱特林学院
2008.5.1 霍格沃茨复活节假结束,提前毕业
2008.5.2 拜访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得知其弟破马斯格雷夫礼典案表示兴趣,遂被托付予夏洛克·福尔摩斯照顾
2008.5.12 中国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国际股市震荡决定归法
2016.9.1 入学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主修PPE专业
……

片段描写,待补:
1.真有趣啊。细小的身体,负重的大脑,还有刀锋,刀锋一样凛冽的灵魂。
2.阿普丽尔微微侧了侧下颏,少稚的皮肤绷得很紧,面容深陷。天边潮湿密集的云层如教堂窗棂上的毛玻璃,兀然将那些起伏的优美的轮廓模糊开去。她长项锋骨,利落的线条跌宕勾敛,皮肤苍白,颔下阴影浓墨重彩,另形成一重防护界限。最终分明的只两颗钴蓝眼珠,发着骇人的亮——竟然他也无法从中探测富余的思绪了。
3.可没有什么逃离象牙塔的小公主,那是愚弱者挣扎给自愿流泪的人看的戏码,不是我的。我可以对着上帝,或者随便哪位神明——只要您乐意信奉——起誓,我的一切作为仅仅源于天然的兴趣。
4.她这个年纪,适合香烟,酒精,任意下流取乐的玩意儿,却同半点颓旧都嫌格格不入。
5.非常能力处于寄主掌控之下是福佑,脱离掌控则立刻变为诅咒。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金鱼程度的退化选择更加可取。
6.你能够想象吗?我对那一天既无愧疚,也无恐惧;偏生每晚阖上眼睑它都会自己不厌其烦跳出来,永永远远反反复复,尖锐的噪音和大片血色,还有当时不曾懂得的失去至亲的感觉。
7.异国暑色的校园里,周遭矗立的尽是成年男女拙长的躯壳,她逆行这坚固无比的河流,像一粒星砂,宽约的黑白学院服无端生了些温软的温度。
8.一张“教皇”被推至她面前。
“教皇寓意你的心胸正趋于窄小,因为你允让他人负起你心灵成长的责任。如果你亲自去接触上帝,你就可以得到直接的经验,消除信仰上的需要。”
她总算抬眸,望向费伦泽,无谓写满了钴蓝的瞳孔:
“可于我它在逆位。”
“没错。”费伦泽慢慢吐出一口气,“塔罗牌中所有倒立的五反而都意味着心胸开阔——你正为自己心灵发展负起责任,拒绝一些流于俗态的观念,照着自己对生命的理解而活。有时候倒立的教皇可能表示,你为了一个具有非正统理念的教派或团体而排斥正统;而这个教派或团体,会为你的心灵发展负起责任……”
阿普丽尔聆听马人的预言,安安静静,漫不经心,一如从前面对教授她占卜学的西比尔·特劳里妮、卡珊德拉疯癫的玄孙女时。
费伦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也并未对此加以责备。在阿普丽尔起身时他温和地戏谑一句,“还有个说法是,与某位年长的异性投缘哦。”
阿普丽尔轻褶了下唇角,挑出一抹不辨真假的笑意来。
她如今正是少女,站在这里,竟仿佛与多年前那个聪颖之至的幼童相重叠了。
9.她留长了发。夏洛克老早就注意到了;昏暗的发丝堆流在她肩侧,像溢映的暮光,不凝的森木。但他优异的头脑此刻一片空白,往日依赖的思维宫殿来不及归纳,惯用的基本演绎法也不起丝毫作用。他好笑地想,这倒真像是金鱼们养儿女的心情了,大概吧,对不对?
……

一个有点苏的梗……?

看第四季的欧洛丝小姐姐从好好一个三无萝莉活生生长成贞子我就像见到秃V一样心痛
非GL非BG,亲情向无CP日常,有部分推理情节不过不怎么跟着剧情走。带莫娘玩。
初衷是想看麦哥和卷福唾弃妹妹自甘堕落搞文学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无性恋者伏东风,一朝有幸胎穿成BBC世界夏家三千金老幺并共享女神小姐姐自身奇高智商的时候,没有走形势一片大好的两条兄嫁路线,没有把自己作进监狱顺水推舟顺理成章嫖了那个莫娘,她开始重操旧业——写文。

女神小姐姐欧洛丝:“你是谁?”
-“你机缘巧合听说过一个故事的另一重人格?”
伏东风是发自内心这么认为的。
记忆能够造假,她能感受到的阳光,空气和水可不会。
既然仰仗着这个身体过活,为什么要游离于这个世界,刻意对待所谓的剧情?
悬疑小说其实并不属于她的爱好,那就没必要上赶着跑去掺和,但要是碰巧遇上了,搭把手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有大把的时光,来写文啊!

食用说明:
1.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称呼女主原名以区别于欧洛丝小姐姐本人,昵称伏总跟隔壁HP的魔王陛下没关系啊【敲黑板】
2.伏总是个思维漂移的奇葩,她的三观是前尘往事如云烟现在是谁就是谁,所以也会努力压制自己糟糕的本性向福尔摩斯家的生活方式靠拢……写文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啦也不是说压制就能压制的不是。
3.伏总不是情感向小说写手!不是!她上辈子也写过同人但是不带CP的!BGBLGL都不带!无性恋者心理上没办法体会到爱情的感觉!
4.既然有了伏总这个第二人格,欧洛丝小姐姐怎么还会感到孤独呢?她不感到孤独怎么还会搞事呢?所以第四季剧情就这么蝴蝶掉啦ww
5.诚实如伏总,她不主动透底不代表别人来问她不会说。
6.你问作者麦哥和卷福知不知道自家妹妹其实有两个?……我一条金鱼怎么猜得到他们的想法x
7.智商高低生理决定公认没毛病吧?那就别吐槽女主一切苏爽设定了嘛宝贝儿。

假如他们流落荒岛

又一个没写完的脑洞,后三位嘉宾的详细资料和本节目全部剧情待更。
其实是无CP日常,私心打个莫福tag。

对了差点忘说了,入过HP的小可爱们千万别觉得我给LV洗白!这篇梗里面就LV特么的是二设啊!
说起来二设也仅此一条:假如冈特家族的梅洛普小姐(LV的哑炮母亲)选择了先拿某种无副作用的魔药药晕老TR(LV的麻瓜父亲)强上以后再用迷情剂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我垂涎这个梗很久了。
只要多灌一瓶药,HP世界你好我好大家好。
哪怕趁其不备随便拿个扫把之类的什么东西砸晕也行啊。
事实上基本我所有老伏同人都得带这个梗,不然最后他肯定还会沦落成那个不懂爱·西幻史上最惨·命中注定要失败的黑魔王……那就根本没有往下写的必要了orz
然后拔叔有年龄操作,目前还是个纯白少年不然我担心他忍不住吃那什么的瘾……嗯,暂时就酱。

#荒岛求生梗#
假如男神(经病)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其他认识不认识的人流落到同一座孤岛,无法与外界联系也无法离开该岛周围二十米的海域……

剧组成员:
Lord Voldemort(伏地魔,from《哈利波特》,以下简称LV):
中二大魔王。之前作为魔法部部长就与MH相识,据称学习过麻瓜的知识且成绩相当优秀,显然看起来就像是颜再好也拯救不了的书呆子典型,空有满腹理论却完全不会应用。很懂得恐吓人或利用自身魅力蛊惑人,同时又保留着上个世纪的古板甚至是纯情,对大多数带颜色的玩笑接受不能。全岛战斗力最高,老喜欢举着根惨白的小棒棒威胁其余的人,大多数时候还是只停留在口头上的,然而终于激起了民愤,大伙儿(特指SH、JM、J等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三人)趁着夜黑风高悄咪咪跑去把那根细木棍给折了,大快人心嗨呀!谁成想MH没透露这家伙的无杖魔法乃至无声魔法同样纯熟到了极点,最终结果是这仨倒霉玩意儿被头朝下在海面上悬吊了一整天,如果不是(可服侍自己的)人手短缺杀一个少一个他才不会这么轻松就放过他们呢哼。
Sherlock Holmes(夏洛克·福尔摩斯,from《神探夏洛克》,以下简称SH):
自视甚高的熊孩子。一直在单方面与HL争夺智商全岛(仅次于MH)最高的称号,称号能不能花落他家不知道反正仇恨值他确实拉得最稳就是了。开初讨论是否给岛屿起个名字时LV颇为矜持地最后提议了“Masters' Island”,其余的人出于各种各样心照不宣的原因一致通过,就连MH也明智地在一旁面带微笑保持沉默,只有他!勇敢地站了出来,用全场都能听清的音量嘀咕:“为什么不干脆叫金鱼缸呢?”由此招惹了LV和厌恶无礼者的HL的惦记,致使MH不得不成天为自家弟弟的人身安全劳心劳力。除了大开群嘲之外就是到处上蹿下跳闹得鸡犬不宁,渴求刺激仇恨劳动,为了找点乐子最终抛下身为咨询侦探的节操同JM、J组成了人嫌狗憎三人组,每次捅出什么大娄子都得MH出面将其镇压一顿才能安抚好众人(一般特指LV和HL,有时是字面意思)。
Mycroft Holmes(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from《神探夏洛克》,以下简称MH):
贤惠大家长。不同于LV的实际的全岛领袖,然而这头衔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也并没有什么卵用,仅仅意味着他必须每天为大到生存资源小到各成员间的鸡毛蒜皮操心,为此发际线后退了好几厘米且奇迹般地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成功长出了小肚腩,幸亏作为中年男人相貌勉强还能入眼。是全岛智商担当和武力值垫底毫无疑问,而且和弟弟SH同样自视甚高,不过却并不怎么喜欢过于频繁地使用大脑消耗自己的精力因此其实也算半默许了SH所有鸡飞狗跳的举动,毕竟只要精力旺盛的后者一闯祸他就能有充分的理由强行压榨对方的思维财富给大众服务了呢。
Jim Moriaty(吉姆·莫里亚蒂,from《神探夏洛克》,以下简称JM):
gay里gay气清纯又做作的Drama Queen。但他也真的可爱,所以每次作了妖除了毫无审美能力的LV、J以外其他人都会选择原谅他。就是海拔全岛最矮,人无完人不是。
Hanibbal Lecter(汉尼拔·莱克特,from《沉默的羔羊》,以下简称HL):
温文尔雅特会闭着嘴装逼的少年人。极其擅长烹饪不过据说之前是学心理的,学得很好所以还是个心机婊。实际最爱的食材是人肉,虽然目前还没吃过,全岛唯一一个醒着穿越的,穿越前刚刚实现起点流标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人生目标替惨死的妹妹报了仇,尚且没来得及处理仇人美味的尸体就消失了简直一脸懵逼,这样超浪费的啊。大英政府MH现在的御用甜点师,主掌全岛人伙食的大佬,可怜厨师先生自己最想吃的东西都吃不到唉(毕竟有LV这个能读脑能吊打的行走大bug)。
Joker(小丑,from《X特遣队》,以下简称J):
看脸就能看出来的妖艳贱货。24K那种纯的。论热衷搞事SH比不上他,论作天作地JM比不上他,论杀马特审美连LV都比不上他。真正的美国人,妆容,服饰,身上每一个细节无处不体现了美利坚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精神。

红颜

试着来一发古风背景的,假惺惺煽情流,辣鸡文笔。
#假如阴阳师联动古龙#
GL,三观不正洗白预警

宗门遭屠,李琦姑娘东渡扶桑逃难,幸蒙群妖青睐。
她效仿枫林鬼女的娇姿艳态,锤炼黄泉夜叉的口蜜腹剑,随罗生门的茨木童子习得无上武学,同鞍马山的天狗大人诞下先后二子。
她从那座海岛得到一切,也终究从那座海岛离开。后世断定其是野心未足,却未想起她后半生避居大漠,习惯了在为黄沙特制的行船上听萧萧风声。
多年后再无人唤她一声李琦,中原武林引石观音的尊号以为禁忌。听闻楚香帅正四处奔波寻查无花和南宫灵的生父,她垂下重睫,想起那年红叶翩飞中如自己一般绝色的女子。心下怅然之际,面上浅笑依旧绝代风华,柔荑轻抬,绡袖漫扫,传令下去散布“天枫十四郎”这杜撰的名姓。
少时听青坊主论的那一段佛法,我也曾往深里研修,终是无用。我心性狠毒,罪恶盈手,厌憎见旁女的容貌胜过你我,更魔怔于永远保持青春的容颜。此生必堕阿鼻地狱,若来生托胎非人,再来寻你可好。

论Miss.Sex的诞生

一个清奇的脑洞。
我只希望你们都是真的存在,哪怕在世界上某个角落过着我未曾了解的人生。
选妮妮是因为他最张扬隐藏不了,性转是……个人爱好。

英雄隐于尘世,而史诗的传说星罗过去、现在和未来。
那间所在街道无法查找周遭全是空屋的合租公寓,那张编号古怪忽略咒持续发挥着魔力效用的火车站台,那个拥有相当长机密名称责任与名称毫无关联的国土部门,那座犯罪率居高不下以黑暗混乱为乐的孤立城市……时间过去很久很久以后,它们的代表人联盟起来,将大部分所谓真相的投影映射至公认为“现世”的节点。
在这过程中,能称得上英雄的家伙们通过画笔合力创造出一位男士,一位Iron Man,托尼·斯塔克。斯塔克,这个姓氏从此意味着远超平均值的智商与金钱,广受喜爱的相貌,以及永远不可能真正存在于地球表面近乎浮夸的张扬作风。
可诞生自笔尖之下银幕之上的角色的的确确诞生了——不过是平行世界出了点红彤彤的小问题。
冬妮娅·斯塔克(Tonia Stark),风流美艳才气放浪的美利坚第一工业财阀女掌权人,内战之后一无所有的失败者,乘坐战甲降临到一颗会有撞脸撞衫之虞唯独难以撞人设的熟悉又陌生的星球。
嘘,这当中牵扯到一个大阴谋。

【记个脑洞】牧野杉菜版里德尔

考前最后一发攒点人品吧。
一朵娇花里德尔。

里德尔是个贫穷的麻瓜孤儿。
有一天,巫师邓布利多带着一个消息降临了:里德尔幸运地被抽取成为能够体验巫师生活的麻瓜!跪舔吧里德尔!
里德尔收拾收拾超乖地跟着他走了。
到了火车站,哇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火车耶!邓布利多慈爱地撸撸他的黑脑瓜,顺便把一块滋滋蜂蜜糖揣到了小里德尔兜里。
到校。过黑湖。分院。啊我居然去到的是有名的贵族学院斯莱特林!里德尔摇摇欲坠,邓布利多担忧地看着他。里德尔心下感激,随即擦干泪水,露出一个坚强的微笑说放心吧教授我一定努力学习不会理会那些仗着父母的钱财胡作非为的巫师界蛀虫的!
邓布利多特别喜欢里德尔,但也无法改变分院结果,只能在平时对这个孩子多加关注。
里德尔果然如他所誓,作为学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缊袍敝衣待在斯莱特林这所高大上的贵族学院间略无慕艳意。即使有许多小蛇欺负他他也不会退缩和妥协,而是坚持与地主剥削阶级作斗争,十分有勇气。
这个勇敢又穷酸的麻瓜少年很好地引起了斯莱特林王子阿布拉克萨斯的注意。阿布出生于纯血巫师贵族马尔福家,爱慕他的花痴无论男男女女在四大学院中都多如过江之鲫,还自发组织起来建立了一个马尔福学长后援会,在发现他们的王子殿下被里德尔这小婊砸勾引后一个二个气得不行,纷纷出手刁难小里德尔。里德尔凭借实力与魅力获得了这些少爷小姐们的认可,却对仗势欺人满脑子不上进的马尔福多了几分厌恶。马尔福心想大爷我可也不会垂青一个不长眼的麻瓜少年,两个人就此开始了欢喜冤家式的校园风轻喜剧恋爱生活。
不管怎样,经历种种误会后里德尔和阿布还是走到了一起。这个过程中里德尔发现了自己原来是极古老极高贵的巫师贵族斯莱特林和麻瓜的私生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了,可他不愿意丢掉骨气依靠恋人的家财和自己的血统度日,于是应聘了古董店博金·博克的收银员,想要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事业。

……

最后里德尔成为了黑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