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日鬼

三狗。是个杂食
朔者,北也。鬼者,邪也。所谓朔日鬼者…

叨叨记账的陀陀

我怎么可以这么无聊这么有创造精神……

还不是因为没有原女语吸可以搞。啜泣

是和暮暮一起讨论出来的梗x

0202的森红tag居然又增加了1/32的产出,甚为欣慰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成年人的爱情不香莫!

给太太们摇旗呐喊摇尾巴讨粮!!

梅雨季Part 1

梗源第一是森太群里某位太太分享的Dew《紫阳花》歌词!因为记录稍微隔得有点远忘记是谁了x向您致谢!

其次当然是梅雨礼装……我国服唯二的森卡【抹眼泪】美貌而且蛮好用

所以打算写出可爱的,森与梅雨与紫阳花的森中心故事x

大概分为四个Part,少年森、宰的18岁生日与森、正篇时期森太狭路相逢&if森。如果耐力不足有可能砍掉一个(?

预计if森有福泽戏份,正篇森身边可能会有中也或红叶姐,都是羁绊向或者单箭头所以请放心

(森太也有可能沦为(?)亲情向因为我个人写不来太热烈的东西而且先生也是个很克制的人宰宰更是胆小鬼……)

文后附对少年森的分析/设定/臆想 也感谢给我建议和补充的朋友!

那么,希望诸君能喜欢





即使是看起来温良恭俭的好学生,也会有预备翘掉一节格斗课的时候。…..不过,好学生总是心安理得、情有可原的。

“啊,不必回来了吗?好的,父亲。我清楚了。”

挂断电话,森鸥外放空了片刻。得到如此回复其实并不在意料之外,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向师长讨了一下午假,在宿舍有条不紊地收拾着杂物,一边等待最后的通知——虽是这么说,根本没什么需要收拾的,至多不过考虑下带哪本书到电车上打发时间罢了。

那么,现在是白捡了一下午的闲暇……要回去吗?不,还是算了;现在一定正进行到格斗课,授课的先生标准严脾气又大,每次折腾许久也得不到全部满意的成果,还总喜欢点他出列示范……虽然他一向对做同伴参考系的事情适应良好,但怎么也不会希望是这种形式:除了招人嫉恨别无价值。再说,对于一项自己已完全掌握的基础技巧,过度重复是对有效时间的浪费。

略微低头扫了一眼手中书的封皮,森鸥外心里已下了决断。少年丰润的颊边带出一个和温良恭俭全不相干的清爽笑弧,搁下这部厚重的医学原理,探身用两根手指夹出那本薄薄的意大利文小册子——被塞在私人书架的最里侧——,回身走出了静寂的房间。

 

学校的花园被划成小块分给学生,自然也有长满老树的一隅归属于森鸥外,他将自己这块和相邻近的舍友的两块圈到了一起,不允许除舍友外的同学随意穿越,出于对优秀生员的敬与畏更不曾有人冒犯。好天气又极难得悠然的午后,森鸥外会独自离开宿舍,上好闹钟在最结实的一棵下小憩,一如此时。从仰观的角度放眼,被树影分割的天空仍如镜般蔚蓝,日光亲吻着云絮,那是些由透亮的丝缕形成的漂浮的小钩。少年人倚在树底,将那薄册举到一定高度,维持着这个有点笨拙的姿势逆光浏览起来。

“……人们进行判断,一般依靠眼睛更甚于依靠双手,因为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到你,但是很少人能够接触你;每一个人都看到你的外表是怎样的,但很少人摸透你是怎样一个人,而且这些少数人是不敢反对多数人的意见的……”

动荡的年岁修学西语者不在少数,但也只会挑德、法、英等强国的语言以应时局,遥远而声名微弱的意国恐不会成为他们的选择;本校中又多是谋求金光闪闪履历的华族子弟,间或有自负才华一心汲取课堂知识向上爬的寒门,熟习意文者只会更少。饶是情知如此,平日只要存在一丝被发现的风险,森鸥外也不会将这本原文薄册取出翻阅。利用课余研究军事学向来是为家人师长所支持的,然而知识的用途必定是要报效天皇、成忠君之士,连西方的民主批评家都会严厉责斥马基雅维利不择手段,置身道德化语境的日本国,身为臣民胆敢采信这等教唆只可能被打为邪逆吧。

他并不在意来自他者的审判;但森氏的荣光,“森鸥外”的前程锦绣、大权在握无一不需要他保持一张完美的画皮。

少年百无聊赖地眯起了冬梅般颜色的眼眸。

 

……腰腹上,传来了冰凉的感觉。

睁开眼发现已经变幻成昙天了。夏季的雨水降得真是又疾又厉啊,该赶紧冲回宿舍洗个热水澡,拾掇完记得给笔记补充上:钩卷云亦属雨的前兆。

但是直起身来的时候,诸多景物一齐涌聚到眉睫之间。仰望天空时未曾留意的周身地表,原来已经绽放出大团秀美的蓝紫,从叶丛中大方地将容貌展露。因为雨颗的剧烈弹动、滑落,细嫩的花瓣被滋养得愈发令观者心醉,比起几刻钟前高远天幕的光彩也不逊风姿。

所谓象征希望的小小花朵,相互拥抱着,在偶然的梅雨日用温柔敲击了一下少年的心扉。

森鸥外叹息地笑着:“……人偶小姐,人偶小姐?拜托快把这只落汤鸡拎回宿舍阳台去吧,人类可是像花草一样脆弱的物种啊。”





题外:好的来掰背景啦!结合26岁森年纪轻轻能以军医身份行使长官职权个人猜想他应该是出自军人or医药世家;而在战败后跑去当黑医,有可能是他的家人都在战争中过世了……这么说来还是军人世家的可能性大,学医大约是个人兴趣。

另外是对森个人的分析,作为一个承认与太宰非常相似的人,为什么他们会走到针锋相对(并没有)的地步,肯定也是存在细微差别的。森有着坚定要守护的深爱的东西,家国,横滨,民众;而太宰没有,他就连if线也只是为了守护织田一个人的生命与幸福而已。我想森的这种坚定很有可能是从小培育出来的(结合上一段猜想),另外一个因素是参考各角色的异能觉醒时间,森应该也不会太晚,而成长于一个相对平和的环境,加上从小的自律和聪慧,他会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自己比大多数人强大,并自愿将这种力量转化为守护其他人的愿望。事实上,宰和森都是会有自己傲慢(也许不是贬义)之处的人,在森身上就体现为了英雄主义。

那么森没有过动摇吗?不是的,恰恰相反,他有了一个破而后立的过程,也就是战败。不死军团的主张落空给他无疑会带去很大的打击,他也许是第一次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算到人心,试着去理解那些被保护的弱者的感受。学医的他、主张利用与谢野的他大概认为生存是对弱者的最大保护,但他终于发现似乎在弱者自己看来也不总是这样。他的异能没有强大到可以一己之力挽回战局,而他过去不自觉仍倚靠过的家族也有谢幕的一天。所以战败后森是会迎来迷茫期的,程度是否重到绝望的地步我也不好说,但确实在这个时期他遇见了夏目老师,三刻分立学说被年轻人用自己过往智慧与经历来斟酌,最终得到森的认可,进入了他心灵的空隙。森确信了有自己可以做到、并且目前看来自己是最合适人选的,真实有作用的事情。

当然,往后的日子里也能看到,森可能仍然秉持着生命至上的观念——这不是说他变成了圣母,而是指如果牺牲一个人就能达成的事,就不要再付出无谓的牺牲。对,我是在说为了许可证卖掉学生好友这事……x肯定也不只啦。

这就像那个经典的火车问题,森做出了他的选择,不管旁人如何评价,他会坚信自己做的是值得的。对于他在黑暗中的坚守和付出,我也会认为,他至少是伟大的。

不过他也早已不是那个在战场上算漏一步的青年了,森懂得了使用怀柔的手段,面对器重学生的离开和再见的抵触也会有如同懊悔的情绪(但他不会真的后悔),最重要的是随着年岁和阅历增长,他学会了克制。港黑的力量在他手中、也只有在他手中会既是一手遮天,也是彬彬有礼(?),武侦吸纳了与谢野、太宰、镜花的力量而得以壮大,维持了三刻的平衡,私以为并非偶然。

所以又把话绕回来,为什么少年森,一个不管三次还是二次都相当自律的人会选择干脆翘课?是因为这时的他并非真的懂得真正的克制,我们都知道,只看两本书的人固然聪慧,但没有经历过生活的风浪,也就无从谈起预见。对于这时的少年森来说,他表现出的自律一方面是来自所接受教育的要求,另一方面是这种顺从能够切实通往他看见的,单纯光明并荣耀的未来,他不敢也不会主动翘课,但难得有次机会,又不会造成其他影响,自然要好好把握。另外如文中给出的理由,不翘课的所得效益无限趋近于0,数学和经济学那么好的森当然会选择把有限的时间投入进别处——还是绕回来,这些都只是臆断,废话这么多,还是更希望大家能够用看一个普通又特殊的少年的眼光来看这段午后小插曲。他或许也就是单纯想要偷个休息,想放松地看一会儿自己感兴趣的书而已。

最后对文中的其他几个梗进行说明:关于学校花园的安排参考自少年拿破仑(数学同样很好的牛逼帅哥),森阅读的意语书是《君主论》,摘录这段的章节是<论君主应当怎样守信>,是此书最招人非议的一节。特别想提到然而没能加入的前一章,章节名为<论残酷与仁慈,被人爱戴是否比被人畏惧来得好些>。

废话居然比正文还要多天呐……


关于聊天室的设定

忍不住放下了写作业的手(……)

这个填得不是很完整但也剩得不多所以决定先丢上来!

天衣标签1/x:带文豪【划掉】存在主义开拓者


(并不是特别了解line之类所以总体上还是模仿企鹅裙

欢迎来玩印象猜猜看!!)


聊天室名称:科穆宁超微型书友催更室➡️左岸

成员:1⃣️创建者—Sirius—昵称:西里斯

貌似是和老师很早在现实中熟识的书友?所以组建起了左岸。凭什么他能从老师那里(?)拿到诸位书友的资料!!?

以上述原因时常混入一堆谦词炫耀,令人牙酸指痒。幸而作为社畜的头,也有相当繁忙的现实工作,否则说不定早被人民群众票杀啦。因此并不总在线。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对他的尸位素餐行为表示感谢。


2⃣️管理员—没有香草冰淇淋的无聊世界(日语)—昵称:书记

一点也不感谢西里斯尸位素餐行为的晚娘怪。听说是西里斯现实中的直系下属,十分可怜地,在非工作时间还要被上司压榨剩余价值。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情与难能的体谅。

似乎是被为“抓值得信赖的劳动力帮助管理聊天室”的上司强行塞给的安利。然后,居然,默默吃掉了。

所以也是众所周知的傲娇。


3⃣️英系四级驱逐坦(日语)—昵称:老师/陛下

出现了!!光!!!!

ID照应笔名:Alecto—不过据老师说笔名真正来源是罗马神话中掌管不安的那一位复仇女神。

被拉进聊天室时ID还是西里斯帮取的“阿列克塞一世”。一来谐音谐得也不是那么准,二来老师声称精罗落泪也敌不过反封反帝制。遂改名。

但聊天室真正改名“左岸”要晚很多了。


4⃣️十日谈(意语)—昵称:里脊老爷

万恶的资本家!想就供得起每天烤肉的小布尔乔亚!——社畜、工会成员、互联网行业创业者和学生党实名眼红。不过并不是说他本人喜欢吃烤里脊,而是遵循《十日谈》—薄伽丘—BBQ这种诡异逻辑被票出昵称来的,倒似乎和老师一样是忠实甜食控。

表演性质强但令人心疼地不那么有趣的意大利人,从起名废程度可见一斑。也许是因为本人对世界的趣味就不足也说不定。时常出现黑泥发言,书记为避免他教坏聊天室的小孩子会给他塞口球、塞口球、塞口球。


5⃣️阿列克谢·费多罗维奇·卡拉马佐夫(俄语)—昵称:阿辽沙

ID这么长简直让人怀疑是把真名搬上网的老实人。可名字起得还是明显有故意邀宠的嫌疑吧!

——但作为贵妃一样的、虽然未尝面基已确定与老师立下诸多约定的,众矢之的,亦或者人生赢家,被指出这点……老师也不会听的。

似乎是通信最早的一批,被老师表示即使仍保留有思想冲突也给她的理论体系添砖加瓦不少。

最让人发酸的是老师曾为其单独写过生贺,后来因为写太长直接刊成了不对外发行的小书。欣慰一点想,他也是唯一一个能打击西里斯气焰的人了吧。


6⃣️流心青菜包(日语)—昵称:包大人

吃瓜都能隐隐感觉到书记对他的不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书记讨厌蔬菜那个八卦。

互联网行业创业中。似乎很擅长电脑技术=经常私下帮找资源造福群众,被集体冠上了这种尊称,即便ID充满奇怪感。这就是连三倍吐槽役也能完美规避的强大存在了!


7⃣️埋骨之地(意语)—昵称:小骨


8⃣️灯下(汉语)


9⃣️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日语)—花依

吐槽担当,但他不是寂寞的吐槽者!灯下是他的优秀同盟,书记也会加入他们的革命阵营,似乎因此对后两者非常感动。不过绝不能忽视他的贡献,那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作为疑似现充,最喜欢老师的两部情感文学小作,这点上遭到群众的蔑视,是聊天室里难得的浪漫派……兼食物链底端。


🔟影上(汉语)—昵称:飞飞

ID如此简练仍出现昵称的原因是和灯下高度对仗,出于某种奇怪的不情愿心理自主要求大家换个方式称呼自己。

是老师自己拉进聊天室的第一人,区别于雷诺瓦,和老师并不是关系深厚的朋友,而是使其在创作路径上打开思路的特殊存在。虽然入坑作也是老师的情感文学,但拒绝和花依一起“作这种无聊煽情的讨论”。日常比较沉默。


1⃣️1⃣️开高达的Renoir(前半为日语)—昵称:雷诺瓦

老师自己拉进聊天室的第二位,是在大病期间认识的朋友。


1⃣️2⃣️野火春风(汉语)—昵称:小春

标准迷妹

世界第一Alpha殿下【综】

一个目前写大纲设定人物分析已经写了三个本子的脑洞……不出意外高考后在晋江填?

情节充满魔改和狗血,一半自传一半杜撰喵,也是严肃的社会探讨文学【开玩笑大概没那个笔力de

预警:势必会涉及敏感话题和争议三观

女主夜叉神天衣(Yashajin_ai),出自《龙王的工作》,长这个亚子www

(想要招姐妹一起推敲剧情……但是忙着上网课又话废不配扩到同好1551)


“羸弱之躯。沸腾的肉/欲和攻击欲。基因孤独感。

一个关于异化与同化,反抗与守护的故事。”


Part 1 现世

世界观主综K、文野、家教、名柯,可能综教父。

天衣人生辅以黑篮、网王、流星花园、樱兰、缘结、齐灾、通灵王、千与千寻、一吻定情、我是大哥大、热血高校……等展开。

设定夜叉神家原为日本黑道扛把子,在天衣祖父夜叉神弘天这一辈的时候因为只得到两个女儿优纪和真纪,加上长期以来的洗白策略和政局变化,决定彻底转型,将手中的剩余黑道资源全面转让给同盟美作组。然而一直以来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大小姐优纪成年后与迹部家主相爱,自愿放弃后代及自己的继承权选择与迹部财阀联姻。原本追求着成为职业棋士的二小姐真纪被迫放弃梦想准备赶鸭子上架,结束人生的最后一场比赛后哭得肝肠寸断,遇到曾经救过自己的杀手先生,恶向胆边生发生了某些属于夜晚的故事——并事后发现非常不幸、也可以说非常幸运地一举中标。出于一种反抗心理和母性本能,真纪拒绝打掉,也不愿意招赘(这里还没完全圆回来还需要再磨一磨!),十月怀胎生下了天衣。夜叉神家继承人未婚先育的丑闻或喜讯在电视上播出时,被Lupin酒吧里喝酒的无赖派三人看到,不会吐槽的织田作之助手中酒杯摔到了地上。

【插播:关于天衣的真实身份,或者问她力量的来源,再或者被人视作灵魂的东西,是来自于历史终焉的世界一端——正文无平行世界存在,只有一个虽存在无数可能性位面、但个数为独一、结局被先定为要毁灭的世界:构造原理类同无数正六边形构成近球体,再形象点说,就像蜂巢——,由这么个世界至高且崩毁的所谓终极传递来的、被聚拢的全部世界力量。力量被历史终焉投递回前历史(相对而言),就来到现世,然后进入母体开始发育。至于如何筛选出来?是因为父体作为人身而掌握有部分窥测命运的力量,与世界不明确的想要通过人的能动性改变自己结局的意识刚好相符。因此,天衣的本源存在为世界的子代,作为织田与真纪的女儿这一身份的确认,是由力量模拟出父母表层基因链测算构筑的人体,同时又迁就后历史时期人类的进化,选择了更强大的ABO性别。

信息素设定红茶拿铁味的!】


……算了细纲才打到这里我已经废老【瘫

回去写个作业,看看明天啥时候上来继续瞎编

有莫有慈善姐妹看这一眼!虽然我也知道我很菜!!【猫猫流泪


求问Beast线的森先生?

找到汉化小说辽但不是特别懂 貌似只提了一句被杀害8 同担说致敬是怎么肥事!是说太宰计划的一环吗 求解释

以及听说有改版是没死去做了新孤儿院院长??有这个版本的小说吗【眼巴巴

感谢您们


#大明湖畔的Nichole#

女主是个野心勃勃一天到晚想搞事奈何老天不赏饭吃没有任何超能力的三观偏移高智商JK,反超英主义者,基妹掉地球的时候从宇宙魔方那里借来力量死心塌地跟着人家一起干,期间还反过来包养了自家身无分文的小白脸老大。基妹被押回去以后女主很心机地装作当初是被基妹洗了脑的样子,复联方面看她是个没有任何超能力的小姑娘爽快放人甚至还有点心疼,然后女主在仍未放弃的神盾局重重监视下艰难伪装坚信基妹一定会回来……
反反复复最后等到了雷神三以后跟托尔和解承认哥哥为王的基妹【。】
努力失去了意义,理想失去了标杆,想想还是蛮虐的一个梗

片段:
他挑起女孩儿染成了粉灰色的发缕,花般轻盈漂亮,似乎缺少灵魂,又足够朦胧,以使敲在心尖上的感想不至于太过甜软。但当她歪了头,长卷发从肩上流下去,流下去,将无机质的金的眼睛照将过来时……他一贯知道根本不存在什么温暖柔腻的液体。事实上这甚至可以算作某种特定的冷色,瞳孔打扫出维度精妙的明光,好像一台懂得自己职责范围的立灯,矗在中庭十九世纪的宴席边上,孤零零,简直能看到那点明光溅得四角烟瘴逸起。
“你的头发,尼科尔。”他捏玩着,淬毒的声音几乎成了她眼里淌出来的那种冰冷的蜜,“原先不是这个颜色的,对吗?”
毫无反抗能力的羸弱人类垂下眼皮,用调情一样的腕力拂开那只美丽的男性的手,语气晦涩又黏稠:
“强调过很多次了可爱的先生,我没有被您洗脑,现在还在荣幸担任您随时可以分道扬镳过河拆桥的同谋而非下属乃至棋子。”
洛基便大笑起来,眼底沉沉不见光:
“噢,是的,尼科尔。胜利者尼科尔(Nichole)。”

阁上拂世人

先码个人设。

【厌芳樽】
汉蛮混血。
银章碧带,风神秀逸,霞标轩举。声如清川氤云,口若丹芍傅雪。好品茗,好乐,尤长于凤首箜篌,难闻一引。爱谑,性萧疏泰容,身世不测,一掷千金。
——这是男装大佬但对真实性别也非常坦诚的

女主。

李泫 (字 浮莹)
世家嫡幼子。
少不更事,千娇万宠。貌稚艳皓美,犹春叶垂尖盈三分潮秾。喧莺啭晓色,白露浸波光。长拘深府更无聊赖,时有出亡。喜促织,喜走马,唯行偏忤。
——这是非法正太病秧子穷得只剩下脸和钱的

男主。



花两节自习写完了一段调教前。。。没关系,我,我,我持久。。。。。。
猜猜看这是什么常见的play
(另:燥红不是别字啊,没打算写臊)

李泫早除了衣裳,唯块轻薄亵衫蔽体,浑身腻娇娇皮肉滚雪似的,团在衾褥间拱来拱去,管把两丸琥珀般眼仁圆睁了瞪她,颊边燥红。乐师立在床头瞧得想笑,使意谑他:
“小公子可是兴致高炽了?”
对方便恼,口中呜哼两声竟不出言,咬着贝齿又瞪。
厌芳樽扬扬眉,抬手摘了发顶小冠,把着簪子抽将出来,截耸的绿鬓须臾披流而下,丝光熠映,小冠骨碌碌滚落何处也无人过问;又启开只釉里红瓷瓶儿,异香夺人,左手执着青玉簪,右手蘸一指个中海棠颜色的膏子,慢条斯理往簪尾涂裹。手指细如韧竹白胜吴盐且不论,甲盖上珠华晶莹泛烁,与簪玉并辉,一时无比。

榻上人眼波几近化水,蓦然惊觉,急急别过头去,佯装在寻那革制的小冠,耳廓却也红烫了。

将我带去你的教堂

嫖莫娘,联动HP,伪不良男神女主(原创)&心机小白莲男主
没想到这么久了居然还有小可爱码到我这篇梗orz感觉良心受到了拷问于是决定滚回来补档_(:з」∠)_
设定戳这里http://mujunqiubude.lofter.com/post/1dd2eca3_10b63a22
警告!警告!前方BE!!!

BGM:Take Me to Church


大概就是女主各种不良男神霸道总裁为讨美人一笑江山拱手故作不知,少年莫外表学霸小白脸内在心机boy,爱穿gay里gay气的休闲装XDD
校园恋,结局是莫娘为扩张犯罪帝国设计里德尔家族【详见前文】,斯莱特林的财富轰然倒塌,老里德尔领便当,汤姆身败名裂,女主一直装不良就是因为兄控啊,避免对当年入赘黑历史恼羞成怒的老里德尔把家族交给私生女的自己,结果没想过到泡个男票却害了尼桑,最后绝望地当着莫娘的面以GG跳窗一样帅气的姿势坠亡了。
然后!!!就可以接神夏剧情了!!!
女主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没想到汤姆除了MI6那儿挂的身份以外还是个巫师。闻讯赶来的二设劳德当然没有迷情剂的血统,带着妹妹的尸体就跑回魔法界,傲娇地利用魔法部部长【都说了是二设啦!】职务之便研究麻瓜的复活去了——当然不是回魂石戒指那种low逼的复活。莫娘不后悔,但非常怀念女主,因为他本来没想搞死她的,所以一直在通过宿敌的哥哥情报头子麦考夫跟魔法界那边取得联系,这也就是神夏第四季显示他们在一零年就已经很熟了的样子的原因。
第二季所谓的世纪大案本来只不过是莫娘普通的一次搞事情日常想把卷福拖下水的,结果收监审讯过程中麦哥出现,手上的金戒指换成了汤姆给的斯莱特林传家宝之一回魂石戒指,交给莫娘并告诉他魔法界发生叛乱女主的身体遭到损毁,再加上女主本来也不是巫师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复活了。莫娘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转动了回魂石。
出去之后莫娘就穿上女主扮男装时偏爱的灰色西装抹上发油去见夏洛克开启最终模式,那个由帕蒂塔第一组曲改来的万能代码是莫娘想起了从前女主给他弹钢琴的时候,那句“我欠你一次坠落”对象也不是夏洛克,而是虚空中的女主夏洛特。
最后在巴茨医院天台,死的人是莫娘。

逻辑完美,感觉这一个坑已经填完了【烟】

搬梗搬得心累所以我个智障平时为什么要打在手机备忘录里不直接发出来……呼明晚继续好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