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日鬼

未必主攻,但自家男神不能受!(其实也不完全那么绝对啦毕竟还是个杂食
邪帝叶神耀君三大本命。
瑟大王叉教授基妹伏迪莫娘人间绝色。
初升高狗。阴阳师已A。
随便叫什么都行,阿北是小名啦。
朔者,北也。鬼者,邪也。所谓朔日鬼……【诶嘿嘿

From thine eyes my knowledge I derive

短篇,随手嫖个莫娘诶嘿嘿。
其实还是有卷福支线的【你滚

Part 1
嘈杂的短音密密麻麻地渗入鼓膜,像从足尖旋起的紧凑的舞步,轻快地奇诡。我尝试去辨认那种音色,是的,某种键盘乐器的音响效果——极大可能是钢琴。旋律?也许这破曲子根本谈不上什么旋律……不过我到底听出来了那些轻快旋舞的短音符如何乖戾地反复。我是说,在海马体或许经受重创的情况下,旋律仅仅代表了一段无谓的周期罢了。毫无意义。毫无意义。
将视线抬高以扩充必要的警戒视野,我看到远处大厦外贴的玻璃砖,一半淹没在暗沉的阴影里而另一半白得灼眼。光亮,一大团光亮在迅速坠落,被坠落的气流分割变小,颜色也一点一点、一层一层被涂深了。我仍不能敏感地对这些颜色给予部分必要的反射,不过它们被拘在正当的圆形轮廓中,看起来的确标准地漂亮。
然后那团光亮落到大厦顶上,甚至还在继续下坠。
我想它一定是跌碎了,在我无法窥探的地方。
猛然惊醒。街道上的人群是河川,卷挟着嬉笑怒骂声流动,竟无一目光凝聚在我。于是模糊的面目们之中连人口发出的声音也机械麻木得很了。
我探究地迎上其中一个。他的眼睛,眸子,瞳仁,随便叫做什么都好塑料珠子一样在眼眶里泛着些微光泽的玩意儿,那里面的东西,是憎厌还是恐惧?
——他穿透了我的躯体。
他消失了。
Part 2
我听见两个人声,男人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含混,灌进耳中的感觉像牛奶灌进瓦罐,有效舒缓了仍在不停休遭钢琴曲折磨的耳蜗。他们唇舌的兵卒使用英文为枪剑交战,声音含混的那个,哦,还带着点迷人的上扬调——应该是爱尔兰口音。
这感觉真是该死地棒。
可是他们是谁?那钢琴曲的来源又是什么?
Part 3
吉姆·莫里亚蒂,犯罪界的拿破仑,已为自己的宿敌一手构造好了算不上多宏大的精密计划,其中必要的有一首巴赫的第一帕蒂塔组曲和小吉姆的死亡,就那样拉开枪栓,“Boom”的一下,小吉姆可以痛痛快快去睡个安稳觉了,而咨询侦探的反应想必会很精彩。
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段他即兴编造的“万能代码”好像真的能用?
Sh*t!难道在他以前就没有人,噢,就没有金鱼考虑过把这首曲子转化成数字代码吗?!
小吉姆鼓起两腮,旋即又挤出一个皱巴巴的笑容,当然比起他亲爱的宿敌那张大长脸布满褶子的样子可是要好太多了。如此一来,他大概暂时没必要再实施自己一次性的可爱小计划。虽然万能代码掌握到手是挺无趣,不过在他无趣之前,好好研究研究这个不在计划内的产品倒也能为他带来不少新鲜的乐子呢。
他愉快地眨了眨自己介乎墨黑与焦糖颜色之间的明亮大眼睛,低下头去给了手中的曲谱一个吻。
Part 4
我发觉我在受某件东西的控制。说不上多糟,只是不太爽快。
我决定跟TA合作,摆脱这荒诞的世界,不行另说。
前提是我得将TA揪出来。
对就这么点惊不惊喜?
梗是神夏S203里莫娘编出来的万能代码能用了。还有拟人梗和双向次元壁梗什么的。
结局当然还是传统的HE、NE和BE啦。
HE:莫娘爱上女主,女主脱离二进制世界跟莫娘逍遥而去,这里没有卷福戏份。
NE:莫娘和女主成为好友,一辈子隔着次元壁聊天,卷福申请三人行【别污】未果。
BE:莫娘没有爱上女主玩腻了就照原计划死了,大难不死的卷福某日又发现了女主的存在……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反正我都不会写的死心吧哈哈哈。
本文标题出自莎士比亚写给基友的十四行诗,意为:(我懂得占星术,)从你眼睛里引出知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