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日鬼

未必主攻,但自家男神不能受!(其实也不完全那么绝对啦毕竟还是个杂食
邪帝叶神耀君三大本命。
瑟大王叉教授基妹伏迪莫娘人间绝色。
高一狗。阴阳师已A。
随便叫什么都行,阿北是昵称啦。
朔者,北也。鬼者,邪也。所谓朔日鬼……【诶嘿嘿

阁上拂世人

先码个人设。

【厌芳樽】
汉蛮混血。
银章碧带,风神秀逸,霞标轩举。声如清川氤云,口若丹芍傅雪。好品茗,好乐,尤长于凤首箜篌,难闻一引。爱谑,性萧疏泰容,身世不测,一掷千金。
——这是男装大佬但对真实性别也非常坦诚的

女主。

李泫 (字 浮莹)
世家嫡幼子。
少不更事,千娇万宠。貌稚艳皓美,犹春叶垂尖盈三分潮秾。喧莺啭晓色,白露浸波光。长拘深府更无聊赖,时有出亡。喜促织,喜走马,唯行偏忤。
——这是非法正太病秧子穷得只剩下脸和钱的

男主。



花两节自习写完了一段调教前。。。没关系,我,我,我持久。。。。。。
猜猜看这是什么常见的play
(另:燥红不是别字啊,没打算写臊)

李泫早除了衣裳,唯块轻薄亵衫蔽体,浑身腻娇娇皮肉滚雪似的,团在衾褥间拱来拱去,管把两丸琥珀般眼仁圆睁了瞪她,颊边燥红。乐师立在床头瞧得想笑,使意谑他:
“小公子可是兴致高炽了?”
对方便恼,口中呜哼两声竟不出言,咬着贝齿又瞪。
厌芳樽扬扬眉,抬手摘了发顶小冠,把着簪子抽将出来,截耸的绿鬓须臾披流而下,丝光熠映,小冠骨碌碌滚落何处也无人过问;又启开只釉里红瓷瓶儿,异香夺人,左手执着青玉簪,右手蘸一指个中海棠颜色的膏子,慢条斯理往簪尾涂裹。手指细如韧竹白胜吴盐且不论,甲盖上珠华晶莹泛烁,与簪玉并辉,一时无比。

榻上人眼波几近化水,蓦然惊觉,急急别过头去,佯装在寻那革制的小冠,耳廓却也红烫了。

评论

热度(2)